广告合作

高拉特受阻+国青现实残酷 足协该如何优质归化政策

2020-06-19 17:26:14

稿件来源:足球报

记者陈永报道 6月15日晚,亚足联视频会议讨论亚冠重启相关事项,由于未能达到一致意见,2020赛季亚冠面临难产,而由于国内个别地区疫情反弹,中超联赛尽管有望仍然可以重启但有很大的可能是匆匆打完了事,只有国足10月11月的40强赛,是今年我们能够期待的不折不扣的重大赛事。然而,据记者了解,有望成为国足第一杀手的高拉特在代表国家队上场的资格问题上,目前仍无利好的进展,凸显了中国足球归化政策仓促滞后的不足。

与此同时,最近一段时间,大家注意的焦点都被国青队六队员违纪所吸引,讨论如何加强管理以及是不是应该长期集训封闭圈养的问题,但忽视了国青这支队伍的实质——国青最要命的不是管理,而是实力。

如何提升实力,才是这支作为2026年世界杯适配球员的国青的当务之急。国青打中乙,是足协想出的一招,但这是远远不够的。给他们寻找强力帮手,也被视作一种快捷有效的补充手段:例如归化21岁的石家庄永昌外援奥斯卡,或是让近来火热的中国香港小将戴伟浚转换注册会籍。

那么,对这些可以纳入中国国家队归化考察目标的人选,中国足协是不是应该相应地出台一些有助于归化战略执行的优化和扶持政策呢,在引进名额方面给予一些倾斜呢?种种情况显示,进一步明确归化政策和目标,为归化提供未雨绸缪的全方位的支持,是中国足协需要重点努力的目标。重要的是,对于打入世界杯决赛圈这个目标来说,甚至可以说是刻不容缓,再也耽误不起了。

6月14日,高拉特在社交媒体上晒出了代表恒大参加热身赛的照片并配文字:强壮并有勇气。在此前一天进行的热身赛中,恒大再次与深足交手并4比3取胜,比赛中重返恒大的高拉特为球队打进锁定胜局的一球。高拉特其实在最近已不止一次地向外表白,他正等待着国家队的召唤,他渴望代表国足征战世预赛,而且他也有能力,伤愈之后状态已经完全恢复。

除了艾克森,高拉特是球迷们最关注的另一个归化球员。国家队5月份的集训,当时洛国富参加了国家队的集训,说起来,洛国富在国家队5个“非血缘归化球员”中,排名理论上是倒数第一位,自然,更受期待的高拉特何时能代表国家队出场,引起了极大关注。

实际上,在那次国足集训之前,国足使用归化球员的情况一直不明朗,原因是足协主席陈戌源在上港期间并不认可归化,比如上港就完全可以归化埃克森,但上港最终选择了把埃克森交给广州恒大进行归化,随后李铁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会使用归化球员,但前提是归化球员态度上没问题,这个表态并不是很清晰,因为态度的认定往往会是一种主观的行为。

不过,国足在上海集训期间,召入了埃克森和洛国富,其中洛国富受伤之后,国足方面仍旧对洛国富的积极态度给予了充分的肯定,这也意味着国足未来会重点使用归化球员。

恰恰是国足上海集训期间,李铁的一番话引发了记者的关注,当时李铁表示,他原本还想征调阿兰的,但因为阿兰尚未回国,所以就没有征调,这说明,不管是洛国富还是阿兰,都具备了为中国国家队上场的条件。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和他们同时归化的高拉特为什么就不行呢?记者随后多方了解到,高拉特因为曾经租借回巴甲效力,引发了国际足联球员身份认定委员会的质疑,也导致了他的国足资格审核出现了问题。

目前来看,高拉特获得国足出战资格恐怕不太乐观,当然,未来一切也皆有可能,毕竟高拉特符合以自然年为标准的居住满183天的条件。

但透过高拉特这个事情,我们不难发现,如果没有有效的统筹和管理,归化便很容易出现问题,如果当时确定以高拉特归化为目标,那么高拉特就没有必要租借到巴甲,完全可以租借给其他中超球队,如此高拉特的国足资格也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6月初,6名国青队队员被曝出现严重违纪现象,陶强龙、刘祝润、彭号、任丽昊、韩东、何龙海等6名球员没有请假便外出吃饭和蹦迪,凌晨2点多才回到国青驻地。事情发生后,中国足协也迅速做出了处罚,6月6日,足协给予6名球员禁赛半年的严厉处罚,在此之前,1999年龄段的周俊辰因违纪遭受了一年的顶格严厉处罚,郭田雨同样因为违纪遭遇了半年的严厉处罚。

国青6将被罚和归化有什么关系呢?当然有,而且很关键。

2019年亚洲杯之后,冯潇霆、郜林等85一代球员都退出国家队,至此,国家队逐渐进入了90后时代,也就是在那次亚洲杯上,记者就曾经明确表示,未来十年,中国国家队的水平都会处在逐渐下滑的阶段,然后才有可能——注意是才有可能——进入上升通道。

85一代被认为是中国青训最后的辉煌,当然,87一代从大的层面来讲是纳入85一代的,此外,89一代的情况也还不错,但89之后的球员,质量就大幅度下降,原因是踢球的孩子少了,这导致青少年比赛的质量大幅度下滑,所以球员的整体质量也出现大幅度的下滑,此外,青训教练的流失、对青训的漠视等各种因素都导致了青训的大幅度下滑。

2010年亚青赛,91一代参赛,当时宿茂臻就感叹,91一代球员踢球的太少了,想选拔队员都特别难。十年之后,2001年龄段国青队领队刘殿秋又留下了同样的一段话:U19国青全国只有142名球员可供选拔。当然,这个年龄段的球员不止这个人数,刘殿秋所说的可能是水平相对还不错的球员的数量。

但这两个例子都表明,中国青训目前太惨了,普遍的观点是,从89一代开始,中国青训开始大幅度下滑,2001一代基本是谷底,此前曾寄希望于2005一代,记者观看他们比赛后感觉也不容乐观。和记者持有相同观点的是马明宇,他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明确把中国足球青训崛起的时间表推迟到了2009一代球员,目前他们年仅11岁,未来有各种不确定性,即便顺利成长,也需要十五年之后具备国足主力或者核心的年龄。

也就是说,未来十五年,国足的水平都不可能超过2019亚洲杯的国足,在这种情况下,归化恐怕只能是一个很有必要的、长期性的手段和方式了。

值得注意的是,2001年龄段的球员已经19岁了,再有两三年的时间,他们也要进入国家队了,但就在这样的时候,陶强龙、何龙海等这些2001年龄段最好的孩子又犯下了如此错误,被处以严厉禁赛,对于这个年龄段,我们确实也很难有太大的希望了,换句话说,即便他们不违纪,很玩命,恐怕未来也很难承担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重担。

如果说对国足征战2022世预赛可做的已经不多了,那么,对于2016年世界杯,我们可做的不少,而且从现在做起,一点也不早。

目前,年龄上适配于未来国家队的,除了21岁的中国香港小将戴伟浚已经在积极谋求内地户籍。中超范围内,效力于石家庄永昌的奥斯卡和效力于山东鲁能的格德斯,也可以被选做重要目标进行归化,奥斯卡出生于1999年,今年21岁,他的这个年龄段对于中国足球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他可以帮助中国队出战2026世界杯预选赛(27岁)和2030世界杯预选赛(31岁),格德斯则出生于1996年,今年也仅仅24岁,2026世界杯预选赛正是当打之年。

目前几名归化球员,洛国富32岁,阿兰和埃克森也已经31岁,高拉特29岁但归化受阻,这些球员到2026世界杯预选赛(2023年到2025年)年龄都普遍偏大,只有小摩托费南多届时年龄应该没有大的问题。目前,归化在未来十到十五年都有其紧迫性和必要性,中国足球确实需要进一步做好归化的系统管理工作。

首先一点,足协现有的归化政策过于苛刻:在代表国内球员参赛方面,要求是入籍满5年(类似于德尔加多这样的不能代表国家队出战的,必须入籍满5年),或者具有代表中国国家队参赛资格的入籍球员,才可以按照国内球员报名。

这意味着,奥斯卡、格德斯理论上虽然可以入籍,但他们取得代表中国国家队的资格还要3年左右时间,这段时间他们仍旧只能作为外援,这个规定会大幅度降低俱乐部进行归化操作的积极性。

建议足协放宽此项条件,比如,28岁及以后的球员适用于必须具备国家队资格(在中国效力满5年),但28岁之前的球员,则可以根据情况,提前1年给予国内球员资格,26岁以前的球员则提前2年给予国内球员资格,如此也可以引导中超俱乐部引进年轻的球员。

而对于戴伟浚这样的小将来说,作为来自中国港澳台地区的球员,按目前的政策只能以国内球员的身份来引进,而不能以不占名额的21岁以下球员来引进。这点其实是有斟酌空间的。

当然,以上仅仅是建议,但核心要点是,足协在制定归化政策是要考虑俱乐部的积极性,同时必须兼顾对年轻球员的归化,否则总是一些30岁左右的老将,打不了几年,反而浪费了太多的资源。

另一方面,足协需要有系统的统筹和规划,在和俱乐部充分沟通的情况下,联合俱乐部,引导俱乐部引进不同年龄段的球员,对不同年龄段的外籍球员保持跟踪和关注,保证归化可以有序、合规地进行,保证每个年龄段都有优秀的归化球员可供中国国家队选择。

陈戌源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谈及归化和外援问题时表示:“我们不能光有联赛,没有国家队好的比赛成绩,中国足球就永远不可能满足广大球迷对中国足球的期待,所以这件事情中国足协也要深入考虑,我觉得下一步我们对这个事情也会提出一些政策性的举措出来。”

我们也期待中国足协更加细致、系统的归化政策尽早出台。